逗狗手机版

主人用脚趾夹奶头 胯下粗大挺进美妇受孕

2021-09-15 09:40:13

    咋不附其他人的,偏偏就附他的?

        对此,  奇奇小公主沉思几秒,得出答案。

        宋时钦的异变可以说是她一手造成――她的左手吸食那只组合异种,阴差阳错打进濒死的宋时钦体内,修复他伤势的同时他的身体也开始异变。

        他和她之间有根看不见的线,在达到某种条件,这根线可以连接起来,于是有了现在这种情况。

        甚至她还能控制他。

        她很清楚,只要她想,  可以立刻压制住宋时钦的意识,获得他身体的暂时使用权。

        但她控制一个男人的身体干什么。

        保持附身能听能看能感受就够了。

        “好厉害哦,  把它们都吓到定住了。”她贴心地又送上一句,  终于让陷入混乱的宋时钦回过神来,下意识道,“不是我!”

        他很有自知之明,  妖人尸们一副恐慌的反应明显是因为风奇奇。

        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和风奇奇之间的交流分外怪异,  却立刻接受了这种奇怪的交流方式,  能够感觉自己好像被一根绳子套住脖子,  绳子的另一头在风奇奇手中,  这根绳子不影响他的行为,相反让他有种……怎么说呢,归属感。

        紧接着他反应过来,  既然风奇奇能用这种方式和他交流,说明她并没有出事,  还活着!

        ――当初陆也回到地面后的行为和神态让宋时钦以为风奇奇在地下遭遇了不幸。

        “风小姐,你没事?!”宋时钦惊喜道。

        “我当然没事啦。”风奇奇说,  “不过你倒是不太好哦。”

        宋时钦莫名产生自己没有合格的羞愧感,低低地说:“惭愧。”

        他们之间的交流属于意识层面,外界时间仅仅只过去一秒,在拾荒队众人眼中,就是宋时钦忽然睁开眼睛,所有妖人尸停下攻击他们的动作。

        过了几秒,那些妖人尸明显焦躁起来,看得出它们很想再继续攻击想将他们全部掳走,但因为忌惮宋时钦而驻足不前。

        “趁机会冲出包围圈!”队长何志文的怒吼刚刚说出,他心中一紧,不好的感觉顺着脊梁骨爬了上来,这是他的本能在向他示警,不等他有所反应,海啸般的力量猛然在车内爆发,直接将车窗炸开,连带着车内的人也受此冲击翻滚。

        何志文凭借强悍的身体素质在最短时间内稳住翻滚的身体,他顾不上队伍里的其他人,立刻把晕过去的驾驶员扯开,在千钧一发之际稳住差一点翻倒的装甲车。

        接着加速,钢铁甲兽咆哮着撞开几只妖人尸,拼了命地往前逃奔。

        通过后视镜,他看到宋时钦跌跌撞撞从地上站起来,一众妖人尸没一个理会他,它们很快反应过来,掉转方向,潮水般追了上来。


 

        其他人陆陆续续爬起来,怒声咒骂:

        “小瞧了那畜生,它居然在暗中蓄力!”

        在他们看来,是宋时钦炸开车窗跳下去逃了。

        “文哥,那畜生逃了,想要再抓回来怕是难了。”有人悻悻,十分不甘。

        原本以为这一趟会大赚,抓到一只进化成人类的新型异种,可才到遗迹没多远,就遇到一群饥渴的妖人尸,损失掉两个队友不说,连那只异种也逃了。

        最先提出让宋时钦和妖人尸交流的光头心有余悸地说:“至少那只异种让我们都逃了出来。”

        将宋时钦拖到窗边的是副队长周凉,他离宋时钦最近,受伤最重,听到光头的话,他艰难地坐起来,抹掉脸上的血迹,眼中充斥强烈近怨毒的恨意,阴恻恻地道:“这些妖人尸来得太多了,我怀疑很有可能就是那畜生故意引过来的。”

        众人一惊。

        细细想来,不是没有可能。

        甚至可以说可能性很大,否则怎么解释为什么在外围能遇到这么大群妖人尸?

        于是怒火更甚,装甲车脱离包围圈,车窗虽被炸开一个大洞,但并不影响驾驶,看着身后穷追不舍的妖人尸,众人抬起枪械,将满腔怒火发泄出去。

        妖人尸倒下许多,眼见装甲车越来越远,它们终于停了下来,放弃追击。

        车内众人这才开始处理身上的伤,一名只受了轻伤的队员替换下开车的何志文,见周凉伤得很重,他走过去问:“撑得住吗?”

        “死不了。”

        周凉啐了口血沫,他虽是队伍里的副队长,但其实刚加入这支队伍不久,因实力排在第二,何志文为了表示欢迎让他担任副队。

        “何队,那只异种我们一定不能放过,我认为即使放弃任务要求,也要将那畜生抓回基地,光是一个它就足够弥补我们这次的损失。”

        “我知道你的意思。”何志文摇了摇头,“但它已经逃了,既然它能和妖人尸交流,保不齐它还有办法控制其他异种,我们贸然去找它,说不定翻车的是我们。”

        周凉眼底暗色凝沉,心中大骂何志文怂货废物。

        何志文的声音不大不小,足够车里其他人听到,他的这番话明显是在表态:放弃那只特殊的人形异种。

        这些人跟着何志文组队有段时间,向来听从他的指令,他说放弃,尽管有些不甘和遗憾,个中道理也明白。富贵险中求是不错,也要有那个命去得才行。

        “何队,你忘了,大部分异种都是很记仇的畜生,我们把它绑起来关着,一路怎么对它的它肯定门清儿,现在它逃了,就算我们不想和它计较,它会放过我们吗?”

        见何志文似乎被他说得有些意动,周凉喘了口气,抬高声音继续说:“既然躲不过,倒不如化被动为主动,只要计划周全,我们能抓住他第一次就能抓住第二次。”

        “想想小潘和伏肯尼……”他说的是那两个被妖人尸抓走的队员,周凉目露愤怒和悲色,“抓住那只畜生,也许我们能知道那群妖人尸的巢穴,可以利用它把他们俩救回来。”

        他的一番话不仅触动了何志文,也触动了其他人,尤其和被掳走的那两人关系好的队员:“文哥,我觉得副队说得对,小潘是我们中枪法最好的,伏肯尼擅长组机械,没了他俩,队伍整体实力往下降,有机会能救出他们,我们应该试一试。”

        “我听文哥的,不过副队说得确实有道理。”

        “文哥,其实我在那只异种身上放了枚追踪信号弹,只要激活,就可以知道它的位置。”那个光头忽然想起什么,猛拍脑门,“我当时也是想着万一它逃了,我们可以借助追踪弹确定它的方位。”

        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