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四条美腿紧紧交缠在一起 诱人的大白屁股在线播放

2021-09-15 09:44:52

   遥远的基地被暴雨笼罩,  宛如匍匐在地面的巨兽,沉默着被雨幕洗刷,  满身绷带的男人坐在床边,头顶的灯光让他的一半脸没在阴影中,他同样缠着绷带的手握着通讯器,视线透过湿滑的车窗望向外面灰暗的天际――

        刺目闪电掠过,照亮了低沉阴暗的云层,也照亮了他深邃黑眸深处那乍然泛起的剧烈波动。

        通讯器那端继第一句“陆也,猜猜我是谁”、在没有得到回应后,迫不及待地来了第二句,  气鼓鼓地:“好哇,你居然猜不出来!”

        依旧是有些陌生的嗓音,  却是熟悉的语气。

        陆也感觉自己的思绪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剖成两份,  一份顺着窗外被暴雨哗啦击打窗户的声音震得与之共情,如此连绵的雨势,只怕又会有不少新型异种诞生。

        一份冷静地分析通讯器里的这道声音,  嗓音他过去听过,  很熟悉,  倾刻间他得出这道嗓音属于两个月前认识的同伴之一宋时钦,  但宋时钦不会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话,  敢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的,只有她。

        陆也平缓的心脏不受控制地急跳起来,血管里的血液似乎紧着急促的心跳而沸腾,  奔腾至四肢百骸,除了瞳孔收缩外,  他的眉眼平静到了极点,连声音都是冷静到没有丝毫起伏,  好像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刻,但语气却极轻,轻到又像是似乎重一点就能打破眼前让人忍不住沉溺到其中的幻境。

        “奇奇。”他准确地喊出那个名字。

        对面“哼哼”两声,刚才的那点不满很快高兴代替:“这还差不多,猜对了,不过没有奖励呼。”

        陆也嘴角一点一点弯了起来,随着他的笑意散开,室内冰寒的气息消散,推门而进的秦柯第一时间感觉不对劲:不该是这个温度啊?!

        再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的陆也,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秦柯猛地狂揉眼睛,再睁开――卧槽槽!陆也在笑!?他居然在笑!!!

        这比看到异种笑还要可怕啊!

        难道他终于疯了吗?

        “你在哪?”

        直到听到他说话,秦柯才注意到他在通话。

        谁这么牛叉,一则通话就能让这两个月来话都不怎么说一心找死的男人笑出来???

        秦柯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起来。

        “当然在海城啦,不过目前情况有些复杂,你什么都别问,放心就行了,我没事。”风奇奇没好说太多,她在高兴之余也没忘了,姜王可以随时监控整个海城,她借由宋时钦的身体和陆也联系,要是说太多,说不定会引起姜王怀疑。

        秦柯:????

        通讯那端的是个男人!?

        一个男人的通讯让陆也温柔地笑出来?????

        秦柯三观受到澎湃的冲击,摇摇欲坠。

        不是吧不是吧,小白骨这才离开多久?

        他看陆也的表情瞬间变得微妙起来。

        陆也听出风奇奇话里的意思,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用的是宋时钦的声音,但大概能猜到她约莫是控制了宋时钦才能联系他,并且很可能处于姜王的监视,所以不能说太多,短暂的思考过后,他低声道:“真的没事?”

        风奇奇控制着宋时钦的手往虚空点了两下,要是陆也就在面前,她肯定要好好戳一戳他:“就这么想我出事?也不想想我是谁!  ”


 

        “需要我做什么?”陆也眼中浮起柔软的笑意,余光瞥了眼不请自来的秦柯,微微转身,朝窗户走去。

        暴雨倾洒,与天穹连成白茫茫一片,他看到玻璃上倒映的自己的脸,那般鲜活。

        “不需要。”风奇奇一副我自己能完全搞定语气,她稍稍压低声音,“我的牛奶呢。”

        陆也对:“备着呢。”

        她于是叮嘱:“多备点啊,我出来要喝个够!”

        “好。”

        “说说你呀,没有又被欺负吧?”担心被姜王监视发现不对,风奇奇不能多说自己,但也不愿意这么挂了“电话”,就指望陆也多说点。

        陆也顿了顿,身体各种传来的回馈告诉他、他应该坐下,但他只是在沉默几秒后,忽然在“秦柯???”的表情下打开窗户,冰凉的雨水顺着窗户灌进来,他温柔又认真地说:“我也很好,没有人欺负我。”

        “你丫开什么窗,自己现在什么情况心里没点数!?”尽管秦柯心里奔腾着各种精粹又实用的国骂语,还是没忍住老妈子上身,哐当把窗户关上。

        借助窗外冰凉风雨最终确认并非幻境的男人直接后退坐回床边,身上多处绷带被雨水囚湿,在风奇奇疑惑问“是谁”的话语中,他慢悠悠回答:“秦柯。”

        秦柯眼睛眯了眯,按捺住八卦,指着通讯器,做口型同样问:“是谁?”

        他发现陆也这厮完全变了个人似的,此时此刻宛如一只刚刚睡醒的雄狮,慵懒地睁开眼睛,毫无森林之王的霸气与压迫。

        他莫名觉得通讯器对面的男人不是男人。

        “基地下雨了。”陆也没搭理他,“下得很大,刚刚听到声音了吗?”

        “听到了,这边没下雨。”风奇奇说,陆也一说秦柯,她脑海里自动浮现出秦柯的模样,“是他呀。”

        想起秦柯帅气的小脸蛋,奇奇小公主正准备想热情地打声招呼时,病房门被敲响,与此同时,房间内电子传音设备响起柔媚的声音:“陆司长,受城主所托,我来为你换药了。”

        电子屏幕显现出来者的脸,是研究院那位众所周知觊觎陆也的梅教授。

        风奇奇:“……换药?”

        陆也轻描淡写地说:“被几只异种欺负了。”

        秦柯:“………………………”

        他惊恐地看着陆也:这厮居然用“欺负”来形容自己!!!

        风奇奇“啧”了一声,眼前现出陆也弱不禁风躺在床上的可怜模样,忙道:“那你快换药,别耽搁了,我会再找你的。”

        也许附身在宋时钦身上也需要体力,风奇奇正好感觉自己困意上涌,好多位周公冒出来拉扯她,她便干脆地脱离宋时钦的身体,好在下线前说了句:“我先睡了。”

        宋时钦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听到她的话微愣,再看通讯还没有挂断,遂清了清嗓子――刚才风奇奇和陆也之间的讲话他全程旁观,也从这些支言片语中拼凑出一些信息,比如他明白自己和风奇奇大概率受到某种监视。

        因此他只是恢复正常的语气,郑重表明自己现在不是“风小姐”,而是正儿八经的男人宋时钦:“我睡了。”

        他这样说是转告陆也“风奇奇去睡觉了”。

        陆也简短地说了句:“我很快过来,你在原地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