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麻麻在颠簸的车上 卫老和江淑容上船止痒

2021-09-15 09:49:18

        滚开!!!

        她在这种烦躁地撕扯中愤怒地喊了一声,那一瞬间,潮水般的海浪拍打过来,几乎将她的意识吞没,同一时刻却有无形的力量将她牢牢护住,  再然后这股力量反向传输暴动,以汹涌的气势将海浪直接推散,  涣散的意识凝成一线,  鼓动在耳膜里不正常的嗡响消失,床上的女孩猛地睁开眼睛――

        风奇奇迅速下床,蹬蹬蹬拉开卧室门一路跑到客厅。

        一身黑衣的姜王痛苦蜷缩在地上,  旁边是洒落一地的水者肉片,  红油仿佛血一样蔓延,  宽敞温馨的室内装潢开始像镜面般扭曲折叠。

        他吃了她加了自己血肉的鱼片。

        风奇奇转瞬明白过来:她的血肉果然可以对付姜王。

        刚才意识中的变化是她与姜王的撕扯战,  现在她醒了,  说明她赢了。

        如果意识中她被海浪彻底拍进海底起不来,说不定她就很难再醒过来,又或者会被姜王控制成为实验室和他一样的存在,  虽活着,却无法离开,  永远禁锢在这里。

        想到这一点的风奇奇一阵后怕,幸好她打赢了。

        姜王大概在经历难以描述的恐怖痛苦,  以至于明明他的身体是投影出来,并非实体,蜷缩起来的身体却弯折到可怕的弧度,瞳孔边缘的猩红扩散至整个眼眶,胸腹剧烈起伏,宛如失水的鱼――他的潜意识在痛苦的深海中具现了身体应该表现出痛苦时应有的表现。

        “你会后悔的。”他惨白阴郁的五官忽然笑开,说不清是狞笑还是冷笑,亦或是释然的笑,在说完这句话后,姜式忽然平静下来,他深深地看着风奇奇,直到身体闪屏一样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在那里一样。

        扭曲折叠的房间停止异动,以歪歪扭扭的姿势固定,维持两秒后,它们又慢慢恢复之前的模样,与此同时虚幻的姜式出现,急促地说了句:“实验室将他彻底吞噬了!我很快也会被吞噬,这里已经不在再安全,跟我来,我马上送你出去。”

        他直接从墙壁中“拉”出开扇门,带着风奇奇进入,正是她之前遍寻不着的主控室。

        一进去风奇奇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高温。

        姜式没有问风奇奇在鱼肉里面放了什么,为什么他吃了没事,姜王吃了却出事,他已然不再关心这些,语速前所未有的快:“实验室不再受我的控制,吞噬我之后不知道它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也许已经不能将它称作为实验室,而是有着自我意识的机械生命体,我必须启动自毁程序。”

        “奇奇,我希望你以后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要太相信人类。”姜式顿了顿,将主控室面板上的某个按钮打开,“  来不及用更好的办法送你出去了,闭上眼睛。”

        风奇奇爽快地闭上眼睛,因为她毫不犹豫地信任,姜式微愣,旋即嘴角抿紧,露出一个惨淡的算不上笑容的笑容。

        黑暗中风奇奇感觉有什么东西裹住了她,紧接着身体开始快速上移,但没有任何失重感,她睁开眼睛,视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耳朵滑过清风般的一句叹息:“奇奇,对不起。”

        隐约有道风穿过身体,消失不见。

        她重新闭上眼睛,上升过程中慢慢地,她“看”到了卧在地底的那座白色实验室,它好像有生命似的在挣扎蠕动,有头颅、四肢、躯干,想逃离又被收拢拉紧,最后开始融化。


 

        在风奇奇被送到地面的刹那,她“看”到那座几乎进化出人类外形的巨大实验室扑通一声掉落进滚滚岩浆,溅起一朵巨大的火流。

        地底的震动和喧闹停止,恢复过去的寂静,只有汨汨流动的岩浆成为地下区域里唯一的声音。

        出现在一块干净地面的女孩被无数大型异种包围,原本狂躁不已的大型异种们似乎得到指令,突然安静下来,它们往四周退开,腾出足够的空间给她,让新鲜的空气冲刷被异种气味笼罩的区域。

        ……

        “明明我才是你最亲近的人,为什么你却不相信我?”

        “我为你做了那么多,只是想要点你的骨灰都不肯,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可有可无?”

        “你口口声声说要治好我的心脏病,却到现在也没让我痊愈,风奇奇,你一直都在骗我!”

        “……我听到你的真心话了,你说如果我不是太爷爷的后代,你连看都不会多看我一眼,呵呵,我就真的这么差劲?不,不是我差劲,是你这种怪物根本不懂什么叫感情!怪物就是怪物!如果太爷爷还活着,他一定后悔遇上你这只凉薄的怪物!”

        喋喋不休、充满愤恨和戾气的声音不断回荡在风奇奇脑海,她的意识被塞进一大波属于姜式的记忆。

        被病痛折磨的男人虚弱地躺在病床,瘦骨嶙峋的身体扎满细管,即便如此,也挡不住他眼中投射出来的恨意,那恨意针对站在病床旁边面无表情的风奇奇。

        他似是陷入进自己铺开的情绪中,浑身竖满利刺,内心荒芜。

        这一切都要从他病情无法控制,用尽所有办法都不能阻止身体走向死亡尽头开始,他性情大变,变得多疑暴躁,并且易怒,时时刻刻处在绝望的悬崖边缘,又似被点燃引信的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他的眼中,风奇奇每一个不耐烦的行为都是对他的刺激,都在表达她将他视为拖累,想要将他踹开,甚至巴不得他死掉才好。

        至于为什么不动手,只不过因为他是姜旧离的后代,她才克制着。

        她是一具喂不熟的白眼狼,无情无义。

        这个世界人人都在为了活着而奔波,谁想病痛缠身?谁不想活得久一点,享受世界给予的资源?

        他是个普通人,还是一个被病痛折磨的普通人,但他身边却有一个异于常人的特殊存在,他倾向于她是影视剧、志怪小说里所谓的妖,即便没有通天彻地之能,想治好他的病,也应该轻而易举。

        他以为只要真心待她,哪怕最初有利用的心理,至少他并没有真正伤害过她,反而尽可能满足她的一切要求,那么最后顺其自然让她以“治好他的病”来回报他,过分吗?

        就算他不提,这不也应是她该做的?

        然而她却不愿意。

        她只享受别人的付出,自己却不愿付出分毫,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的他回想过去的点点滴滴,愈发证明她的无情。

        姜式目露讽刺,尤其在得知他朝风奇奇发过脾气后,风奇奇不但没有任何愧疚表现,反而直接启动一艘飞船,进入了太空。

        她彻底抛弃了他。

        就在他以为她不会再回来时,她又回来了,还带回一个消息,她发现了一颗有生命波动的星球,意外撞上一颗流星,飞船损坏不得不返回,但她打算再探那颗星球,需要神迹提供一艘更好的飞船。

        他看着变得是陌生的风奇奇,心里冷冷地想,她之所以对那颗有生命波动的星球念念不忘,还要再去找它,无非是想确定那里适不适合居住,如果适合,等找到后她就彻底地不再回来了。

        蓝星上的一切对她来说,只是过眼云烟,而他更是微不足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不想再心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