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给主人当狗的规矩 撞击索取柔软

2021-09-15 09:50:41

        他一定要活下去。

        可惜国家也已经知道那颗疑似有生命波动的星球,找到风奇奇寻求合作,一起前往太空,国家方出了五名特殊部队的精英人员,神迹包括风奇奇在内,同样五位精英人员。

        ……姜式之前说的九个工作人员全是国家派出的特殊部队的精英人员,明显是掺了谎言的半真半假。

        后面大部分都是真的,飞船进入赤红星球失去踪迹后,他坚定地认为,就算其他人死了,风奇奇也不会死。所以派出两艘飞船,他对里需的神迹人员下达了命令,一定要找到风奇奇,不论死活。

        待到风奇奇昏迷不醒地离开赤红星球,让前来接应的飞船里的神迹工作人员感染成为异种,那时候的她当然没有自毁飞船,将自己身上携带的“病毒”以及那些人类异变的异种毁掉,更没有他所谓的他在听到消息悲伤激动之下差点死亡,好在最后风奇奇被国家救了,她还在意识清醒的片刻主动损献自己的身体当小白鼠……

        事实上,飞船悄悄返回蓝星,携带所有秘密进入地下实验室,而他开始对昏迷不醒的风奇奇进行研究。

        刚开始他取了风奇奇的骨灰和血肉,失望的是对他的病没有效果。

        他怎能甘心?

        他不仅要从风奇奇身上研究出治好他的药,更要研究出长生不老、超速自愈能力的药,他要成为像风奇奇一样的特殊存在……

        不仅如此,那些由人类变成的异种被姜式关起来,同样拿来研究。

        过去的姜式已经死了,现在苟延残喘的他将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活下来”而努力。

        反正是她不仁在先。

        而他口中为国家服务、研制出让核源素诞生的药剂,并导致异种大量繁殖并暴.乱的科研人员周承光并不是国家的人,他本就是姜式的助理,被姜式看中其超高智商,以高昂薪水让其加入神迹。

        他因身体原因,本人无法对风奇奇进行一系列实验,遂只是在旁指导,一切让周承光代劳。

        剖开风奇奇,是他授意,周承光主刀的。

        女孩纤瘦的身体被冰冷器械固定在手术台,身体被剖开多处,各种精密仪器穿插在其中,在她身下,暗色的血迹蜿蜒,宛如一朵奈何桥上盛放的彼岸花,美得近乎妖艳。

        至始至终,她的眼睛都是睁开的,如坠星辰的墨蓝双眸平淡无波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鸦羽似的长睫偶尔轻轻颤动,昭示着她能感知一切。

        然后愈合,剖开。

        又愈合,再剖开。

        持续不断。

        有一天她挣脱禁锢四肢的器械,穿上她喜欢的白裙跑了出去,过程中白裙被鲜血染成不详却又妖冶的红裙,她站在屋顶,一言不发地张开双臂,无声述说着什么。

        姜式怕她成功逃跑,再来报仇,忙让人去将她抓回来,却没想到找到她时,她朝他冷冷勾唇,接下来一切都变了。

        暴动瞬间发生,那些研制出来的第一批异种脱离控制,疯了似的冲出牢笼,开始攻击实验室里的人类。

        她能控制那些异种!

        在这之前,她没有表现出任何迹像,躺在手术台上即使被反复剖开也依旧忍着,韬光养晦麻痹他的认知,到得最后重拳出击,不给他任何翻盘的机会。

        他输得彻彻底底。

        如他所说,他死在了实验室,神迹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死在里面,尽皆被进化的实验室吞噬,奇迹般的他的意识保留下来,与实验室融为一体。


 

        那个时候的姜式不知道风奇奇去了哪,但他知道实验室吞过哪些人,没有吞的说明当时活着逃了出去,他还因此知道一个真相――

        风奇奇当初不给他骨灰治病,是因为骨灰对他的病没有效果,相反还会出现不可控的副作用,有可能会加速他一命呜呼。可他当时状态极度不好,她要这么说,反倒像是宣布他的死刑,说不定又刺激到他,她干脆直接不给。

        后来飞去太空,找到有生命波动的星球,也是想从里面找到能否治愈他病的东西。

        明白这些的姜式如遭雷劈,明明没了身体,却在那一瞬间感觉到极致痛苦,好像有千万把钢针从每个毛孔刺入,沿着血管一路往上来到头颅,用力翻搅将脑髓撕碎――

        他都做了些什么?!

        回想过去的那一帧帧一幕幕,他发出无声地能将人灵魂撕碎的惨叫,也就是那个时候,不堪承受的他意识分裂成两份,一份只余善良,一份全是恶念。

        他们被困在实验室,睡了醒、醒了睡,如此过去一百多年,终于再次见到风奇奇。

        而此时的她,是失去过往所有记忆、全新如白纸的她……

        只要把她留下来,杜绝她想起过去的记忆,重回过去,他们最初相遇的那段时光。

        奈何事与愿违。

        他哪里还有资格站在她身边。

        留了两个月,此生足矣。

        风奇奇揉着胀痛的太阳穴站起来,站了好一会儿才将姜式所有的记忆消化完。

        ……原来这才是真相。

        她没什么意外地呵了一声。

        往四周扫了扫,大型异种们安静如鸡地待着,一只只瞪着铜铃大小的红眼睛小心翼翼望过来。

        响起的水花吸引了风奇奇的注意力,她这才看到身边只桶,里面放着一条活蹦乱跳的杀人鱼,比先前那条小很多,约十厘米长。

        还有一个行李箱,装着她一些衣服和小说。

        衣服上面放着一个崭新的通讯器,风奇奇拿起来检查,信号满满,可以随时联系人。

        她盖好粉色行李箱,一屁股坐上去,眼中透着些许茫然。

        过了会儿,低头看手里的通讯器,手指灵动地把玩了会儿,忽然想起来,应该用它联系人。

        联系谁?

        ……陆也。

        这个名字乍然自脑海里出现,活似一粒石子扔进平静无波的湖面,荡起一圈细碎涟漪。

        风奇奇慢慢按下先前记住的陆也的通讯号。

        最后一个数字还未按下,周围安静乖巧的大型异种们忽然抬起大头,朝天空发出威胁的怒吼,它们聚拢在一起的声波连天地都为之颤抖――

        线条流畅的红色人形机甲无视异种的威胁,从高处俯冲,瞬息间冲到地面,在女孩面前站定。

        下一秒,面罩滑开,露出陆也苍白的清俊脸颊,机械右臂在腰侧轻轻一按,从打开的暗格中取出一盒新鲜牛奶递过去。

        他说,声音有些哑:“限量版的草莓味,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