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沦为 黑人性奴 卓 分手之后我们又成了室友txt

2021-09-15 09:51:48

        他为什么要想不开跟着陆也那厮飞来2号古遗迹!

        论性能、论速度,飞翼3号拍马不及流浪者号,  飞到一半的时候,他就没办法跟上陆也的速度了,这也就算了,出发的时候他跟陆也说过,就算到了2号古遗迹,千万不要直接往深处去。

        前几次陆也来直接去深处,被大型异种们围攻,哪次不是险象环生?一不小心就带一身伤?

        何况这会儿的陆也还是个伤残。

        结果,  他看到控制屏幕上属于陆也的坐标显示,那厮把他的叮嘱当耳旁风,  一到2号古遗迹,  一头扎进遗迹深处。

        “……”

        等秦柯飞至2号古遗迹上空,在他眼里,整个遗迹遍布骇人杀机。

        遗迹深处那片区域的空间被异种浓郁的信息素包裹,  普通人要是去到那里,  只要踏进就会被信息素影响,  进而失去理智――异种散发出来的信息素正常情况下人类不会受影响,  但深处散发出来的信息素的复杂浓郁程度早已超过正常情况。

        他心里骂了一声,  还是硬着头皮控制银色机甲小心翼翼前往,万一姓陆的运气不好,他好歹帮忙收个尸啥的。

        一进入深处范围,  尽量将机甲隐在云层,努力不引起异种注意,  秦柯发现,比起他上次来,  大型异种数量明显增多了,随便一头拿出去,至少得一支百人队伍使用重武器才能压制。

        当时基地派出的队伍前来探寻地下实验室,发现已经被无数大型异种占据包围时,基地果断撤退不再打实验室的主意。

        激怒这群大型异种,明显不是聪明的作法。

        这些大型异种依旧超出人类认知――诡异的和平相处,仿佛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秦柯找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陆也的身影。

        头皮隐隐有些发麻。

        陆也身处的地方,以他为中心约二十米远,七头异种呈圆圈式包围着他,每一头种类都不一样,有直立的,有趴伏的,也有无四肢整个身体盘旋在一起的……无一例外,它们虽然散发的气息充满暴戾情绪,好像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将猎物撕碎吞噬,但它们的身体诚实地待在原地,竟透着一点点微妙的乖巧。

        这一切……

        秦柯放大屏幕,将视线专注地落在陆也身旁的女孩。


 

        他其实只见过一次小白骨化成人形,奈何印象深刻。

        而今再见,他注意的不是女孩出众的外貌,而是清楚地明白,大型异种明明看起来特别想将陆也撕碎吞入肚、却不得不乖乖待在原地不敢有丝毫异动的原因――就是因为她。

        有她在,这片危险的区域一点儿危险都不再有。

        秦柯:“……”

        陆也这厮好福气。

        在线柠檬.jpg

        尽管得出这个结论,秦柯还是隐在云层,没敢下去――万一小白骨的安全距离有限制,比如得跟在她身边不超过多少米才能免除被异种攻击……他这一飞下去,惊动它们……

        我惜命。

        秦柯从心地想。

        然后他的通讯器就响了。

        “下来吧。”陆也已经知道他到了。

        听听,一副这是自家地盘的语气。

        那一瞬间,他脑子里快速掠过四个字:上门女婿。

        秦柯差点乐出声:“那些大家伙不会动手吧?”

        “不会。”陆也看了眼身旁捧着牛奶小口喝着的女孩,说,“有奇奇在。”

        银色机甲冲出云层降下。

        见到大型异种全部朝自己投过来猩红狂躁的视线,身体只是摇晃几下没做出任何攻击意图,一时之间,秦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和爽感。

        他充分理解了“狐假虎威”这个词的意义。

        以往他出任务,有过无数次深入异种群的经历,哪一次不是一进去就遭到异种的疯狂攻击,它们怎么可能安静地向猎物行注目礼,来自血肉的引诱只会让它们分泌饥饿的粘液。

        稍不注意,就会陷入无休止的攻击中,冲不出包围圈的话,最后结局只会是异种腹中餐。

        这是秦柯二十多年的人生中,第一次在野外遇到异种没被攻击。

        而且忽略异种可怕的形象,他甚至有种自己是贵宾的错觉,它们是热情的“迎宾侍卫”。

        风奇奇看看酷炫的银色机甲,再看看陆也穿在身上的似乎平平无奇的袖珍机甲,还没说话,陆也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轻声解释:“我的是单兵作战机甲,叫流浪者号,对驾驶者有很高的要求,基地只有我能驾驭它。”

        顿了顿,他用更直白的方式续道:“综合实力能吊打飞翼号。”

        于是,风奇奇再看他身上的流浪者号,眼神顿时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