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夷陵老祖拿避尘做 斗破苍穹药老的秘密

2021-09-15 09:52:54

     陆也嘴角微勾。

        机甲舱门打开,秦柯跳了下来,确认异种真的不会攻击后,他张开双手朝风奇奇跑过去,奉上三百六十度的热情:“风小姐,一段时间未见,你愈发美得动人心魄了。”

        风奇奇眼睛一亮,顿觉秦柯不仅眼神好,还帅得惊天地泣鬼神。

        她准备回应热情扑过来的秦小帅哥。

        陆也面无表情地抬起右手,手肘处的微型枪口转了个方向,对准秦柯。

        秦柯在距离风奇奇一米处猛地停下脚步,瞬间收拢夸张的姿势,彬彬有礼地握住风奇奇的手,关切地问:“风小姐没受苦吧?”

        风奇奇摆摆手,给了他一个“你看我像吃苦吗”的眼神。

        又见风奇奇手里拿着的牛奶包装颇为眼熟,秦柯很快想起来,这是基地食品生产部昨天上线的限量版草莓味牛奶,一共三十盒,小小一盒,容量只有普通牛奶的一半,售价却是一千积分。

        这玩意儿也就尝个鲜,积分多的可以给家眷买来试试,正经男人谁喝这个?

        陆也买它的时候绝对不可能经他人之手购入,也就是说……秦柯脑补出陆也在病房里一本正经地购买草莓味牛奶,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精彩。

        “秦柯,不要打牛奶的主意,你要想喝,自己去买。”陆也淡淡道。

        秦柯:???

        他莫名其妙地看向陆也,谁打牛奶主意了?

        再看风奇奇,她望着秦小帅哥的视线已经升起戒备,难怪她觉得秦柯自己手里的牛奶眼神不对劲,原来他在觊觎我的牛奶!

        就算你眼神再渴望,也休想让奇奇小公主把牛奶分享出去!

        她先前舍不得一口喝完,咬着吸管小口小口吸入,这会儿直接一口把剩下的喝光,彻底杜绝秦小帅哥的念想。

        “没了。”风奇奇还特意将空盒在秦柯面前摇晃,对秦柯的神态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友好了。

        反应过来的秦柯:“……………………”

        用牛奶减低小白骨对我的好感,陆也!你特么敢再阴一点吗!

        就在这时,陆也和秦柯的通讯器疯狂响起来。


 

        “我有种不妙的预感。”秦柯嘀咕一声。

        果然,通讯那端传来消息,基地被超大型异种入侵,影像传来,基地外围几处侦察灯塔已经破防,炮火、惨叫混杂在一起,与雨势交缠,画面定格在超大型异种的头部。

        这是一只后肢直立、前肢短小垂胸前的异种,外表酷似历史文献资料里记载的霸王龙,但却长着三颗不一样的头,中间那颗最大,吻部向外扩,露出尖锐细密的利齿;左右两颗仿佛蛇一样从颈部延伸出来,颜色不同,右边那颗是红色,头顶有肉冠;左边那颗为黑色,头顶有犄角,无一例个,它们和蛇一样吐着信子。

        “……这他妈得有一百米高吧!?”秦柯眉头皱紧,目露震惊。

        这么大的巨型异种,为什么之前没有一丁点消息???

        他往周围那几只虎视耽耽的大型异种看去,和视频里的超大型三头异种相比,这几只就要小巧可爱多了。

        卧槽!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他居然会觉得这里的几只异种可爱……

        视频还没完,定格几秒后,三头异种喉咙开始冒红光,紧接着中间那颗大头居然吐出了火球!

        秦柯眼珠子都差点凸出来。

        众所周知,异种虽然可怕,攻击力强,防御力高,但其实它们的攻击方式都是按照自身习性,结合身体结构,只要摸清它们的弱点,对付起来不算太难。

        可尼玛这只入侵基地的三头异种,连魔法攻击火球都冒出来了,颠覆人类对异种的所有认知!

        秦柯喃喃:“还真他妈你说对了。”

        观察完三头异种的风奇奇从鼻腔发出疑惑的一声气息。

        秦柯指着陆也解释:“两个月前,他回基地后恢复裁决司长职位,在高层会议里,他说组合异种的进化,意味着未来还会进化更可怕的异种,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拥有异能攻击的异种。”

        一语成谶。

        “我看就是被你乌鸦嘴说出来的。”

        这话风奇奇可不爱听,乌鸦嘴三个字莫名扎了她一刀,加上秦柯刚才还觊觎她的牛奶,她“呵”了一声:“孤陋寡闻,会异能的异种早就诞生了,只不过之前没有出现而已,关陆也什么事。”

        两个男人顾不上她这段话的重点在最后一句,他们均被风奇奇透露出来的信息震到,陆也沉声问:“这种会异能的异种还有很多?”

        风奇奇想了想,摇摇头说:“……大概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她堵回了秦柯呼之欲出的询问。

        这都是她脑子里自动冒出来的信息,和人知道要喝水吃饭一样,谁会去思考为什么要喝水吃饱?

        “我们得马上回去。”秦柯严肃道。

        陆也点头。

        陆也的流浪者号不方便带人,秦柯把风奇奇的粉色行李箱拎进飞翼3号,连同那条袖珍食人鱼,她也跟着进了飞翼3号。

        坐上位置系好安全带后,她终于想起忽略了什么――

        “陆也,还没去找小宋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