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小女孩rapper在线观看 男人趴在美女身上亲胸

2021-09-15 09:55:29

     听完后,风奇奇又扎了秦柯一刀:“那你能排到第几?”

        秦柯拒绝回答。

        宋时钦冷不丁出声:“秦上校,麻烦你随便找个地方将我放下。”

        他要是去了基地,第一时间就会被带去研究院。

        他又说了串数字:“风小姐,这是我现在的通讯号,您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可以随时联系我。”

        风奇奇若有所思地打量他猩红的竖瞳:“我有个办法,或许可以让你看起来和常人无异,具体行不行得试试。”

        宋时钦有些犹豫,竖瞳缩成一条细线,小心翼翼地问:“会很麻烦吗?”

        她直接撩起自己的裤腿,露出被黑泥包裹住的双腿,揪下一小块黑泥:“把它放眼睛里,覆盖你的瞳孔,也许你的视线会受影响,先试试看?”

        “好。”宋时钦毫不犹豫地点头,任由风奇奇将两小块黑泥放在眼睑,它们自己蠕动着钻进他的眼眶。

        宋时钦抓住扶椅的双手用力,青筋凸暴,黑泥的进入刺激到他眼球内连接的神经,进而触动大脑,发出让他想攻击的指令,却被他强制地压了下去。

        “成功了!看起来和正常人的黑色没有太大区别。”风奇奇拿出小镜子给宋时钦,“能看得见吗?”

        宋时钦视线里的画面泛着黑点,有些模糊,但不影响视物。

        通过镜子,他能看到自己的瞳孔恢复之前正常的黑色,细看之下,那些黑色轻微荡漾。

        “谢谢您,风小姐。”他恭敬地将镜子还回去。

        给宋时钦“戴美瞳”成功的风奇奇这下有信心了,准备给自己也戴一戴。

        她倒不是觉得自己的瞳孔颜色不好看,纯粹是想换个颜色试试。

        ……小公主总会有些奇奇怪怪的小心思嘛。

        秦柯无意间看了眼,心想这样也好,小白骨那双漂亮的墨蓝大眼太过招人,掩盖住后颜值下降许多――太漂亮在基地并非好事,加之她身份原因,低调些能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距离基地两里外,已经能感受到炮火的气息,暴雨没有要停歇的意思,基地遭遇超大型异种入侵,城防军、军部战士等集中在外城以火力压制,避免三头异种突破城门。

        远远可以看到三头异种庞大的身体丝毫不惧炮火的倾泄,但密集的攻击也阻止了它前进的步伐,它的每次踢踹、甩尾、投掷、吐出的火球,都能造成一架战斗机坠毁。

        突然,一道刺目的白光从天而降击中它的头部。

        一直以为游刃有余的怪物顿时发出痛苦嘶吼,那道白光在它的脑袋上开了个洞,周围血肉被高温烧得焦黑,随着它因痛苦而不停颤抖的身体,它开始胡乱攻击,高大的城门被它地撞击下发出不堪承受的皲裂。

        左右两边的蛇头抻直脖子,朝上方阴暗的云层吐着信子,它们互相交流,似是确定偷袭者的位置,中间痛苦的大头不再嘶吼,它停下撞击,喉咙发出沉闷红光,紧接着仰天张开大嘴――

        耀眼的红柱从口腔喷涌,直入云层,恐怖的高温连云层都雾化成水气!

        隐在云层中红色的流浪者号被迫暴露,他在千均一发之际,避开迎面来的红色光柱,却也被强劲的气浪掀开,重重砸向地面,划出一道深坑。

        两只蛇头再次转动吐信,确认陆也的位置,中间那颗大头明显还要再来一次,将痛击它的人类一次性干掉。

        银色机甲当机立断冲过去,来到那颗大头上方,秦柯把握住了最恰当的时机,朝大张的嘴投下两颗白色炮.弹,把红色光柱硬生生怼了回去!

        “哈!老子送你两颗高级奶糖!”秦柯痛快大喊。

        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

        那片区域的空间都被扭曲了,银色机歪歪扭扭地飞了出去,整个机体发出红色警报。

        硝烟散去,三头异种受到重创,却顽强的没有死亡,中间那颗大头没了大半,两颗蛇头还是好的,它转过身选了个方向逃了。

        秦柯找到动弹不了的陆也。

        陆也砸下来撞在一根尖锐的钢筋上,这种程度的钢筋本该穿不透流浪者号,然而他砸下来时携带的冲击力太强,腰侧机甲碎开,导致钢筋直接穿过腰腹。

        “没事,小伤而已,死不了。”见小家伙愣愣看着自己,陆也弯起嘴角,雨水滑过他近乎透明的脸颊,“别下来,小心脏了鞋子。”

        风奇奇停下脚步。

        下一秒,她拉住秦柯,后者听到她冷冷地说:“给我追。”

        ……追什么?

        秦柯有点茫然。

        风奇奇不去看陆也的伤,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欺负我的人,我吃了它!”

        这个“它”应该不是指三头异种吧……

        这个“吃”应该也不是动词吧……

        “快点,那丑八怪要跑没影了!”她一巴掌拍在他肩上。

        秦柯深深地沉默了。、
  好一会儿,  秦柯才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努力不去脑补“吃”是怎样的画面,  示意陆也:“不管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