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老师撩开裙子让我用 猛地在她体内横冲直撞

2021-09-15 10:00:47

    奇奇小公主莫名地叹了口气,大脑旋转思考的思绪快速掠过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的情绪,头顶光线将她纤细的身影衬出暖暖的温度,她又叹了口气,被黑泥掩饰住的黑色瞳孔泛起淡淡涟漪。

        牛奶只有七天的保质期,二十多瓶过期了,风奇奇找来一个盆,把过期牛奶全部倒进去,把装满奶的盆放床上,她很有仪式感地坐在床上,旋即对着自己两条大腿骨咔吧两下脆响,直接掰了下来。

        她把能拆下来的小骨头全部拆下泡进牛奶――过期牛奶不能喝,但不影响泡脚呀!

        脸上敷着面膜,脚下泡着牛奶,传来的双重舒服让因为缺蓝而困乏的风奇奇再也坚持不住,她往床上一倒,扯过被子,不过三秒就去见了周公。

        不知睡了多久,再醒过来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夜幕笼罩,雨后的天穹挂满碎星,残月高悬。

        她打了个呵欠,伸开双手拉抻身体,一觉醒来蓝条补充了些,但并不多,她需要摄入能量才能将蓝补充完。

        盆里的牛奶已经被腿骨们吸收干净,他把泡得香喷喷腿骨安装回身体,迷迷糊糊间正反装反了――脚后跟朝前脚趾朝后。

        她兀自在那儿乐了半天,才重新换回去。

        再看墙上的挂钟,睡之前她无意看了下时间,下午三点,现在是晚上九点,她睡了六个小时。

        说好的“很快回来”呢!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风奇奇哼了一声,她又从台柜的抽屉里翻出一些大小切割一样的能源晶石,她连续吸收十多块,方感觉到“微饱”。

        过了会儿,房门突然被轻轻敲响。

        陆也回来了?

        她矜持扯扯睡皱的裙摆,下意识打量自己,确认没有不妥之处才走到门边,打开房门――

        “大人,我做了晚饭,您尝尝合不合口味。”克迪尔将手里的简易食盒递过来。

        ――陆也通知他风奇奇回来时,还转了笔积分给他。

        他眼睁睁看着大人喜滋滋地打开门,结果看到是自己后,脸上的喜色顿时消失。

        这样真的太打击人了。

        风奇奇兴致缺缺地接过食盒,转身就要关上门,克迪尔找到机会想要多在大佬面前刷刷存在感:“对了大人,老宋伤愈合快一半了,他一直泡水里,也不怕泡坏……”

        “六点左右交易大厅的电子屏幕公布了一则新闻,陆哥因为击退入侵的超大型异种受了重伤,好在经过手术,没有大碍,还放了陆哥和超大型异种作战的画面。”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以前公屏很少放陆哥的信息,民众对陆哥的印象都是他身为裁决司做出的各种冷酷无情地判决,以至于大家对陆哥的印象就停留在这个层面上。”

        但克迪尔和陆也接触以来,能感觉到――陆也虽然行事冷漠,却极有原则和底线,并不如传闻中的那样。

        “民众对陆哥的印象转好是好事……听说城主有可能将城主之位传给陆哥,我知道了,”克迪尔自己把自己说得恍然大悟,一拍大腿,“这是基地在为陆哥的形象宣传,等陆哥继任城主,才能更得民心!”

        克迪尔思绪控制不住的发散……

        等陆哥成为城主统领基地,再加上白骨大佬辅助,那他这个小队成员,岂不是可以捞个大官做做?

        而且有白骨大佬,根本不用担心异种入侵,基地一定会走向一个新时代!


 

        风奇奇哐当关上门隔绝克迪尔傻笑的脸。

        她将食盒放在桌上打开,三菜一汤,很简单的家常素菜,卖相倒是不错。

        陆也当城主???

        喝了口番茄蛋汤的风奇奇皱了皱眉。

        这官倒是够大,管着基地两千万的人类。

        内心陡然升起无法言喻的烦躁,她闷闷地将饭菜一扫而光,拿起通讯器,犹豫了下,还是选择联系秦柯。

        万一陆也在睡觉呢?

        奇奇小公主可是再贴心不过了~

        结果秦柯半天都没接。

        她只好收起通讯器,瞧了眼窗外的夜色,决定出去走走。

        ……还没好好逛过基地呢,之前都是借助陆也。

        熟练地套好黑泥,穿上鞋子,拿起钥匙离开房间,克迪尔已经不在门外,风奇奇乘坐电梯时遇到了陌生人。

        对方眯着眼睛不停打量她。

        暖白灯光下的女孩一袭简单白裙,长发如缎柔软地披在身后,有几缕发丝垂滑在身前,衬得肌肤比白雪还白,一刹那间透出的柔美仿佛惊艳了时光。

        男人控制不住地咽了咽喉咙。

        女孩纤细柔弱的身姿无一不昭示她只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然而普通人却住在价格不菲的单人房。

        这种情况,要么她的家人是强大的进化者,要么是强大进化者豢养的……

        他内心泛起久违地蠢蠢欲动。

        突然,女孩抬起头,十分认真地问他:“你有钱吗?”

        男人愣住。

        她换了个说法:“有积分吗?”

        男人点头。

        “多吗?”

        “……不多。”

        男人发誓,他在女孩眼中看清了她未尽之语――“这么穷还好意思出来?”

        潜意识莫名其妙地发出警告,迫使他即便蠢蠢欲动却依旧没有做出任何实际行动。

        他就瞪大眼睛看着女孩。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风奇奇一脸失望地走了出去。

        电梯里只剩下男人。

        一缕森寒凉气猛地从脚底板蹿出,直奔天灵盖,头皮隐隐发麻的他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寒颤。

        ……为什么他有种自己逃过一劫的错觉!???